吾皇-等我有恶魔特工就更文

人穷,且志短

当一方死亡

花轲

 [花木兰]

  刚从长安来的消息,荆氏一族的刺客,死在魔种的手上。

  得知这个消息时,长城守卫队的队长才刚击退一波进攻长城的敌人,正坐在长城上一边豪迈的喝酒一边擦拭沾满血污的武器。

  同消息一起来的,还有属于阿轲的半边面具。

  花木兰的反应很平静,平静到长城小队队员们感到诡异。她只是用一根细线珍重至极地把面具系在腰上,然后提着轻剑重剑策马出了长城。

  百里守约拦下想出声阻止的苏烈和玄策,对一旁渐渐淡去身形的高长恭点点头,又嘱咐凯去请军医来。

  黄昏时分,高长恭背着不知是重伤还是脱力昏迷,总之浑身是血的花木兰回到长城。天知道她到底杀了多少魔种,可那个冷冷清清,黑发红瞳,皮肤白净,眼角有一颗泪痣的小刺客却再不会冲出来半是埋怨半是心疼的扶队长回房了。

  那是,阴阳两隔。

  待到樱发队长恢复清明之后,便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她不再期待着远方的来信,也不奢望明日的生活,若不是花木兰心中还有“坚守长城”这一信念,可能早已随着爱人一同赴死也说不定。

  一天血战之后,花木兰总会坐在长城之上,握着那半块面具,棕红的眸子望着夕阳被地平线吞没。混着黄沙的冷风刮得脸颊生疼,同时吹起她鬓间的发丝,总使她回想起小刺客窝在她怀里,伸手摆弄她的头发,而她低低的笑,垂下头去亲吻那人的额头,脸颊,嘴唇。

  温柔的,眷恋的。

  那个刺客啊,神出鬼没,看似冷清实则傲娇,看似妩媚实则坚强。赤红的眸倒映出花木兰时,你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对你的爱。

  花木兰好想阿轲。

  想她柔软的唇瓣,盈盈一握的蛮腰,如墨般的卷发,还有眼角的一点泪痣。

  真的好想她。

  当初说好了要永远保护她的啊。

  可是,可是……

  永别是什么?

  是再无法相牵的手,不能亲吻的唇,几尺土地之下触碰不到的娇嫩脸庞。

  还有再也说不出口的我爱你。



感觉我又偷懒了

这次好少

算了不管了

虐心虐身更健康啊米娜桑

不知道会不会有双冰

看我心情

小红心小蓝手来啊,快活啊

我想开车了...(不,你不想)

当一方死亡

 花轲


阿轲

  阿轲其实每日都做着随时会失去花木兰的准备,毕竟守长城的确是一个稍不注意就会丢掉性命的活计。

  但花木兰实力实在强劲,长城守卫小队也着实不是吃素的。尽管每天危险不断,花木兰仍能活蹦乱跳的回来向小刺客炫耀她今日的战绩。

  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长城的队长安静地躺在棺木之中,与平时吵吵闹闹的样子大相庭径,有种令人害怕的虚幻感。

  阿轲宁愿这一切都是虚幻,花木兰下一刻就会坐起身来,嘻嘻哈哈地对着大家插科打诨,然后提起轻剑重剑跟着队友们出去杀敌。即便会带着一身血污,疲倦,甚至是伤痕回来,阿轲也还能一边骂她不长心眼一边给她包扎。动作看似粗鲁却又在某个粉毛队长喊痛时放轻动作。虽然嘴上依旧说着“痛死你活该”之类言不由衷的话。

  百里玄策扯着自家哥哥的披风痛哭,百里守约一脸自责悲伤,连安慰弟弟的力气都被抽空。苏烈如同往日一般沉默,只是温和的笑容被眼中晶莹的泪滴代替,凯面无表情,但紧握着剑柄的手微微颤抖,力道大到让人觉得那柄剑下一秒就会被捏碎。平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兰陵王也站在一边,低垂了眼帘。

  阿轲呢,只是伸手轻抚着花木兰柔顺的长发,眉眼淡淡让人看不出情绪。

花木兰从前最喜欢把小刺客环在怀里下巴搁在她纤瘦的肩上,手指挑着她的一缕黑发,嘟嘟囔囔的说着“小阿轲你又瘦了”等煞风景的话。

  那些喧嚣的时光啊,被风沙塑成浪潮,一波一波汹涌地向阿轲袭来,叫她几乎站不稳脚。

  阿轲有些烦躁地挥手驱散这些浪潮,凝神注视花木兰的脸,她俯下身,在那张冰凉的唇上落下一吻。随即解下自己随身携带的面具,扣在像是熟睡的女人的脸上。

  而后,眼前一黑。

  站在她身旁的高长恭眼明手快,搂住身子一软的阿轲。

  一片黑暗之中,有什么深粉色的东西一闪而逝。

  有了第一道光,就有接踵而来的千千万万道。待到阿轲反应过来,自己就被深粉色的光芒包围了。

  是飞舞的瓣鳞花。

  那么温暖,令人安心。

  花瓣围绕着阿轲,一如花木兰温暖的怀抱。

  “阿,阿兰......”阿轲拥抱面前虚无的人影,泪水不受控制地涌出,“我好想你。”

  那个人影也回抱住阿轲,不知是满意还是好笑地轻笑一声。

  粉色的花瓣扬起,飞向远方。

  阿轲醒来之后,看着百里守约递过来的两把轻剑,愣住了。

  “木兰姐总说,万一她哪天......战死在沙场。”百里守约看着手中轻剑,笑得温柔,“轻剑送给你,重剑就插在长城脚下。”

  意思是,要永远守护你和长城。



我要死了

真的肝不动了

我要去睡一觉

晚安

明天发花木兰的

才不是因为懒


当一方死亡

七夕了大家都在发糖
那我来把刀吧
四十米的大刀了解一下?
我真不是故意的



武芈
【芈月】
她轻抚着眼前的无字碑。
傻,你可真傻。权倾天下又如何?最终还不是难逃生老病......死。
那只手微微颤抖。
“不会为你伤心哦……”容颜如往日一般艳丽的女子嘴角扯出一个薄凉的笑,“我一点都不在乎你啊。”
渐渐地,那嘴角的弧度越扯越开,芈月笑得癫狂,嚣张。笑声在这空荡荡的灵堂之间回想,显出一股子凄凉来。
笑着笑着,就哭了。
抽泣,低声流泪,放声哭泣,嚎啕大哭。
“武曌,武曌我不高兴啊!”她伏在地上吼道,“你起来哄我啊!”
“不、不要走......”堂堂大秦的太后何时如此狼狈,她的出场大抵都是华丽至极的,如同她那浮夸得过分的作风。总是一脸高深莫测的微笑,云淡风轻地面对一切。
“求求你......”
如今却跪在地上,哭得像个失去珍爱之物的小孩。
载着那人身躯的棺柩在她冷漠的眼神中被一群人抬走,去往皇陵。
她冷眼旁观这一切,不哭也不闹,平淡得就像棺材里躺着的人同她半点关系也无。
女帝下葬之日,普天同哀,数以万计的百姓跪伏于街道两边,为失去了如此一位贤明的君主痛哭,或祈祷她能投个好胎。
芈月站在高处,投以古井无波的目光。忽地,像一块石子被丢入平静的池塘,一抹微笑在她脸上漾开,不似往日她笑的妩媚,只是浅浅勾起嘴角。
呐,武则天,你可记住了,全世界都为你哭时,有个人为你笑啦。
你要是不爽,就爬起来揍我啊!
曾经徐福的小徒弟,如今名满天下的神医站在她身后,淡淡开口:“太后,到服药的时候了。”
芈月收起笑容,转身,眼眸之中有看透世间的澄澈。
“不必了,”她说,“长生不老于我而言......再无意义。”
容颜不老,长生不死,可真是孤独到,令人悲哀的词语。纵然你看尽世间浮华,可是曾经站在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全都离你而去,那样的痛苦,她不想再继续承受了。
权力,财富,容颜,她都掌握在手中。
可那又如何?会宠她,惯她,呵护她,爱着她的人,再不会拥住她,亲吻她了。

【武则天】
每当武则天推开宫门,总有一道妖娆倩影衣衫半解地趴在龙床上,见到她便笑吟吟地道一句:“哎呀哎呀,小女帝你回来啦。”
然后武则天就会装作没有看见她,把自己往龙床上一摔,最后在这个女人叽叽喳喳喋喋不休时起身以唇封唇。
于是这寝宫于她慢慢变得像个家,这种总有一个人在一个地方等着你的感觉使她愉悦,她也只会在某个老女人面前偶尔孩子气一回。
可现在,那个会等她回来的人失踪了。
对,只是失踪了。
尽管他们说亲眼看见芈月被刺穿心脏,尸体化作乌鸦消失不见,可武则天不信,她说这个女人只是逃了,没有死。
大唐的女帝向天下宣诏,凡是提供大秦宣太后行踪的,赏白银千两,将那人带至她面前的,赏黄金千两,加官晋爵。
可是几年来,芈月仍了无行踪。
武则天回寝宫休息的次数愈发少,反正那女人也不在,在哪里睡觉不是睡?她索性就每日批改公文到深夜,然后趴在案上睡着了。
休息不好,各种毛病纷至沓来,见着陛下日益憔悴,群臣惊惶,忙请了神医扁鹊为女帝看病。
“她那是心病,我治不了。”神医知道芈月的死造成武则天的不振。虽说国家治理得比往常还好,可人却一天天消瘦下去。
看着一群人绝望的面孔,神医将身后做于鲲上半梦半醒的圣人推了出来,“我不能治,他能。”
圣人迷迷糊糊地打个哈欠,似乎是真睡着了。
武则天今日又梦到了芈月。不过这只好像不太一样。
比以往的,都真实些。
“武曌你脑子是不是有坑!”芈月一个爆栗敲在武则天脑门儿,“给我乖乖把身体养好啊!”
武则天委屈地痛呼:“可是朕......我!养好了又不能见到你。”
“他们都说,你死了......”
还是个幼稚鬼,芈月哭笑不得地拥住武则天,“你好好养身体,我努努力也许几十年后会回来。”
那是谎言。
“那、那我不都老了吗?”武则天搂紧芈月的腰,生怕她再消失。
芈月将唇印在武则天唇上,轻轻一点又放开。
“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
“唔......拉钩!”武则天伸出手在芈月面前晃了晃。
芈月几乎微不可查地迟疑一下,随即伸手,两人的小指勾在一起。
从那日之后,武则天不再熬夜,再加上扁鹊开的药,身体一天天好起来。
当武则天八十多岁,垂垂老矣之时,她伸出干枯的小指,对着阳光,清亮的泪从她眼中划过。
“骗子。”老人说,“我来找你了。”
她永远地闭上眼睛。




这是武芈
明天或许还有花轲

我:我们能不写刀吗?
手:那你听话吗?
我:听话
手:听话,咱写刀
我:QAQ


小红心小蓝手请砸死我吧




ABO设定
女伯爵黑百合性冷淡
其好友黑影送上的大礼
终于遇上了能让自己发情的omega呢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Night

就就就就是个预告
下个星期正式开始


night
蜘蛛寡/豹猎
ooc严重
请谨慎食用

【森林的夜晚危险无比】

莉娜至今还记得很清楚,妈妈曾告诫过她不要在晚上出门,可当时她尚年幼,听不进去母亲教诲。
幼豹于夜晚离家。
是大而圆的月亮,莉娜漫步森林中,听着鸟与虫的混合交响曲。
当她离家大概半里远时,她看见了令她至今难忘的一幕。
蜘蛛扬起前肢将同类撕扯成两半,筋肉裂开之声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仍旧余音绕梁。蜘蛛埋下头去,一阵血肉翻涌之声。血腥味让莉娜有些想呕吐。
年幼的小豹不经意抬起前爪,皎洁月光之下,好像有一条细细的银白色的丝线颤动了。

进食中的蜘蛛抬起头来,口器上沾满墨绿色的血液,想必是有剧毒。她猩红的复眼锁定了草丛中的幼豹。月光打在她的复眼上,使其呈现出一种红宝石般的光泽。
“你好,幼崽。”
莉娜曾经听妈妈讲过大海里的海妖塞壬的故事,她觉得可能海妖的声音也就不过如此吧。
多么迷人心智。
莉娜不知所措,她前爪还停在半空中,不知是否该放下。恐惧使她颤抖,可那声音迷住了她,使她莫名想要靠近这位蜘蛛小姐。
是大而圆的月亮啊。
莉娜仿佛对这位杀手一见钟情了。
靠近她吧靠近她吧靠近她吧
“他,是你的,你的......”莉娜的声音颤抖着。
蜘蛛女士接过她的话
“......同类。”蜘蛛说,其实答案可以更具体一点。
那是她的丈夫。
莉娜闭上嘴,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蜘蛛化作人形,身型高挑修长。
“会化形吗?”蜘蛛幽蓝的身躯在月光下泛着玉石般的光,莉娜看入神了。
蜘蛛见莉娜不说话,向前走了几步,慢慢逼近莉娜。
莉娜看见蜘蛛走过来。
那是像在画里的情节。
幼豹的身躯渐渐缩小,皮毛变幻做皮肤。只是尾巴和耳朵因为尚且年幼不能化形完全。
不过这样也好,很可爱
蜘蛛口中仿佛发出了一声轻笑。
下一秒莉娜就被蜘蛛早就设好在草丛中的蛛网包裹住,挂在半空中。
蜘蛛得意的欣赏着自己的作品,她迈开长腿,走到莉娜面前,将手伸进网里,附上幼豹还未发育完全的乳房。
莉娜在网中挣扎。




只能说
车会有的
糖会有的
刀子自然也是免不了的


——by 总是作死的吾皇

中篇,寡猎,[诅咒][八:完结]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有he结局,想看的评论吱一声

   好吧,就这样

  终于写完了这个中篇,其实我觉得更像短片

  以前总是看别的大大写文,真的到自己动手却发现这件事真的不容易。

  在这里向所有产粮的人表示感谢

  [鞠躬]

  谢谢你们为这对cp贡献这么多

  真的,很感谢

  作者永远是对的

  比如,所有大大都很辛苦






  至高神的命令,他的下属神祗无法抵抗

  关于毁灭人界的想法,主创造的至高神与主毁灭的至高神意见不一,于是神界彻底分裂。

  至此,战火在神界弥漫开来。

  [神界与人界交汇之处]

  黑百合站在人界入口处,她看见一道蓝光飞闪而来。

  那是猎空。

  “我们输了。”黑百合面无表情的陈述着事实

  猎空苦笑,对,他们输了,而败者没有资格继续留在神界。

  猎空想伸出双手抱抱黑百合,可是手臂似有千斤重,无论如何她也抬不起来。

  但是黑百合却主动抱了她。

  熟悉的淡香再次萦绕在猎空鼻翼间,她踌躇一瞬,最后还是将一双手环绕在黑百合腰间。

  “永别了。”黑百合开口道。

  刺痛开始在心脏,顺而一点一点蔓延到全身。

  “你…!咳咳……”猎空咳出血沫,满脸难以置信。

  锋利匕首刺穿了她的心脏。

  血色法阵在匕首刺穿处展开,猎空想要回溯时间却被封印了能力。

  黑百合附身咬住猎空的耳朵,犬齿磨蹭着耳垂,像是在与猎空耳鬓厮磨。

  “你死了,她会很伤心吧。”金色瞳孔被血红取代,黑百合身周围绕着一圈黑气。

  猎空大吼:“你不是她,你是谁?!”

  黑百合将刺入猎空心脏的匕首又往深处捅深了一点。

  “嘘”她笑得疯狂,“我啊,叫做戮,杀戮的戮。”

  黑气渐渐散去,黑百合脸上狰狞凝固,然后转化成错愕与愤怒。

  她看着沾满猎空鲜血的双手,泪水止不住的滑落。

  “别哭。”

  猎空说。

  “其实这样也好,你肯定能记住我一辈子了。”

  血液浸开来。

  “可是我很贪心的,你能记住我久一点吗?”

  黑百合紧紧拥住猎空,嘴唇咬出血来。

  “不能,你不在就不能。”

  所以别死啊,你信不信你一死我就去勾搭其他人,所以

  “别死…”

  猎空哈哈笑了两声,抬起手想掐一下黑百合的脸,可是该死的她使不上力。

  “我要让你永远都忘不了我,让你带上我的印记。”

  “我诅咒你。”

  猎空吻上黑百合,血腥的味道在两人口腔之中扩散开来。

  ……

  [现在,黑爪]

  黑影手指舞动,想要使用法术。

  戮笑容满面,血红色光芒斩断了黑影的手臂,鲜血喷涌而出。

  黑影吃痛大叫,死神闻声而来,甩出一道化影术在黑影断臂处。然后他幻化出地狱火,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黑百合的后背。

  “你疯了吗?!”死神愤怒道,“黑百合!”

  黑百合转过身来面对死神,血红瞳孔内含嘲讽,她开口道:“看来你不记得我了,死神。是人界的安逸使你忘记了我们的使命吗?”
 
  死神双手颤抖,在至高神的威压之下,他几乎握不紧枪把。

  “戮!”咬牙切齿地唤出藏匿在黑百合皮囊之下的神的名号,死神的怒火快将他理智烧毁。

  可是他无法开枪,该死的神界法则控制了他的身体。

  戮咧开嘴,狰狞的笑容在黑百合脸上显得扭曲而违和。

  “只要杀了那个时间之神的转世,夺取了操控时间的力量,我就能扭转时间回到过去,然后毁灭人界!”

  戮颤抖着,重回神界的欲望是如此强烈。她是多么想要拿回自己的力量,然后称霸神界。

  “诅咒,就要灵验了。”

  狂笑声中,高挑身影消失。

  [暴风雨,就要来临了。]

  ……

  [守望王国,皇城]

  猎空坐在窗台上,她望着海上黑压压的乌云,露出担忧的神色。

  她来了。

  “你好啊,时间之神。”

  法兰西口音仍然熟悉,可是那种近乎疯狂的语气是在陌生。其实也不算陌生,当年在神界也算听过不少。

  猎空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

  黑百合身着黑色长裙,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发挥的淋漓尽致。

  她还是一样漂亮。

  “贵安,戮冕下。”

  戮走近猎空,专属于黑百合的香味又充斥在猎空鼻间。戮打开怀抱,然后拥猎空入怀。

  “真是,似曾相识的场景。”戮感叹一声,一道寒光出现在她手里。

  “准备好实现你自己的诅咒了吗?”

  猎空闭上双眼,虽然她知道眼前这个人不是真的黑百合,可是她仍然把头搁在那人肩上。

  真是自私而贪婪。

  明明知道这只是一副皮囊,却还是如此沉醉。

  “去死吧。”戮咬住猎空耳垂,举起了匕首。

  [利刃刺入皮肉的声音。]

  猎空闭着眼睛,却没有感到疼痛。

  [匕首落地的声音]

  猎空感到腹部一阵温热,她睁开眼睛,黑百合嘴角带着血。

  [黑百合的声音]

  “别哭。”

  黑百合说。

  紫色光刃刺穿了她的心脏,黑百合在最后一刻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血液浸透她的衣裙,然后沾到猎空衣物之上。

  [不管你是猎空还是莉娜对我来说都一样。因为我知道,你就是你。]

  无论怎么转世,都不会变。

  猎空抱住黑百合,不让她摔倒。

  “别说话了,你不是最嫌我吵了吗?!你现在怎么也这么多话!”

  黑百合眯起眼睛,抬手附上女孩的脸。

  “因为有些话不说,会后悔。”

  猎空觉得右手有些异样,抬起来看时,她呆住了。

  一枚戒指赫然出现在她无名指上。

  “原谅我,我比你还要自私。”

  [所以,嫁给我吧。]

  那只本就冰冷的手开始失了仅有的温度。

  [答应我。]

  猎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所以不要死,好不好!”

  黑百合嘴角牵起一抹满足的微笑。

  海妖化作金色光点,一点一点消失在女孩怀里。

  女孩跪在地上,双手掩面,哭得声嘶力竭。

  [死不可怕,只是一场长眠。]

                                            [end]





  诅咒终于完结了

  撒花 撒花

  感谢所有喜欢这篇的人

  感谢暴雪爸爸

中篇,【诅咒】,寡猎,【七】

这章写得我心好痛哦

真的

好痛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

作者永远是对的

比如

我也不知道最后到底是什么结局了

个人偏向be







———所剩时日不多的分割线————






【她看见在时间的缝隙里,那个人与她背影相对。】

莉娜惊疑地看着面前与自己长相一样的人。可是那人气质与她截然不同,她坐在一张老旧藤椅之上。手中捧着一本精装硬壳书。莉娜看见那人眼眸中刻印着沧桑,与孤独。

那人似是发现了她,从书本中抬起头来。

“啊......你来了。”猎空合上手中书本,站起来对她微笑道。

莉娜眨了眨眼,她说“安吉拉送我来的。”

真奇怪,这个人应该不认识安吉拉才对,可是她眼中像是露出了了然的神情。

猎空点点头,手臂抬起,一张椅子凭空出现在莉娜身后。

示意莉娜坐下,猎空问道:“所以你来到这里,是想知道什么?”

猎空目光如刀,搞得莉娜有些不知所措。

“我猜,是关于她的吧……”

和自己完全相同的声音回荡在这片空旷殿堂。在莉娜听来,她像是在自言自语,有那么几分可笑。

猎空垂下眼帘,低声念出那个名字。如同赞颂圣歌般神圣,却又如同有着深仇大恨般咬牙切齿。

【黑百合】

莉娜猛的一怔。

这个名字,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莉娜脖颈上缓缓浮现出一个骷髅图案,猎空轻笑,这个图案她很熟悉不是吗?

黑,影.

......

黑百合看着自己的手掌。

虚幻而透明。

曾经它们上面沾染着那个人的血。

那个,很重要的人。

女孩空洞的瞳孔和她空洞的心脏还历历在目,她沾血的嘴唇看起来鲜红诱人。

“你动摇了……”

声音源自于她自己。

“必须杀掉她!”

黑百合思绪万千,她记得曾经有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它靠在自己肩头。

可是,如今它在哪里呢?

她,好像想起来了……

【猎空】

时间的神祗,她的

【爱人】

破碎的瓶子被一块块拼装在一起,丢失的记忆回到了她的脑海。

黑百合轻声呼唤着久违的名字——

【猎空】

血红色侵蚀了金瞳,她说

“我要杀了她。”

黑影靠在墙后,眉头皱成川形。

【她到底是谁?】

“你是在说我吗?”黑百合突然出现在黑影面前,伸出手扼住她的咽喉。

黑百合粲然一笑。

“我的名字叫做——”

【戮】

【令她反感的,远不是世界的丑陋,而是世界所戴的漂亮面具。】

九世之前,神界

“人性本善,我们只要多加疏导,他们总会改正的!”猎空义愤填膺道,她抓着黑百合肩膀的手越发用q力,掐的黑百合生疼,“不一定要毁灭人界不是吗?!”

她多希望眼前的人能听从她的观点。

可是,黑百合只是皱眉,肩上的疼痛让她变得烦躁起来,她拍开猎空的手,语气冷漠“没用的,人类的劣性根他们摆脱不了。”

虚伪,贪婪,他们微不足道却如此傲慢,他们无药可救!

猎空怔怔地看着自己被拍开的手。

她试过无数次,可是为什么无论她如何劝说,黑百合就是不肯回心转意呢?

“毁灭不能解决一切!”猎空攥紧拳头,“就不能想想其他办法吗?!”

黑百合脸色冷硬如生铁,就如同她的决心。

“对不起,时间之神。”

“戮已经下达了死令,你知道我无法抗拒她。”黑百合金瞳之中跳动着冷漠。

【必须毁灭人界。】

猎空全身紧绷。

呵,时间之神。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需要用名号来称呼彼此。

她抬起头。

“那我们,就彻底成为敌人吧!”

棕色眼眸与金色眼眸对望。

可是再没有往日的默契与爱意。

她们之间,只剩下冰冷的绝望和无法修补的裂痕。

猎空转身,无言离开。



寡猎、中篇、【诅咒】【六】

我开始动摇he的决心了

是不是悲剧好一些呢?

作者永远是对的

比如寡猎永恒


—————完美的分割线——————




【我越是逃离,却越是靠近你,我越是背过脸,却越是看见你,我从你开始,我在你结束】

......



黑百合从床上坐起。

她又一次做了噩梦,那个她似曾相识的噩梦……

双手沾满鲜血,她茫然无措。

面前的人模糊了脸孔,但是她确信,手上鲜血源于这个幻影般的人。

鲜红一点一点爬上她身体,如浪潮将她吞没。

真是,很难受……

“亲爱的?”莉娜不知何时醒来,女孩的声音把黑百合拉回现实。可是眼前莉娜透亮棕眸与梦中那人的渐渐重合起来。

她开始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莉娜看着黑百合,现在的她就如同那天自己醒来时看到的那样。

柔软得让人心疼。

却又如此美丽,似乎一碰就碎。

莉娜的手不自觉抚上海妖脸庞,那温热使黑百合一怔。

好像,从前也有人这样对她。

曾几何时,曾几何时……

黑百合觉得眼前都是刺眼的白。

穿戴长袍的女孩躺在她怀里,全身都是触目惊心的红。

猎空伸出手来,磨蹭着黑百合的脸,手上血迹沾染在黑百合脸上。

“别哭。”

猎空说。

可是泪腺不受控制的分泌着恐惧,震惊与心疼。

混合起来,就叫做眼泪。

“时间能够使人忘记痛苦,但是,咳咳......”

猎空咳起来,血液参杂着唾液不断从她嘴角溢出。

“但是,我并不想用时间来治愈一切......”

那只温热的手渐渐冰凉。

“我诅咒你……”

猎空面色红润起来,黑百合知道,这只是回光返照。

“你爱的人,世世轮回,都将死于你手……”

猎空抓住黑百合的手放在自己心脏处。

那里只有一个还在往外溢血的大洞。

“就像,你杀了我一样。”

她用尽最后力气朝黑百合微笑。

彻底冰冷的手无力垂下。

【时间......】

词语不受控制地从黑百合嘴里脱逃而出,海妖颤抖起来,而后剧烈的疼痛在海妖大脑深处蔓延开来,仿佛要将她的大脑撕裂成两半。

“啊啊啊啊啊——”

黑百合抱住脑袋,失控地吼叫。

死神和黑影闻声而来。

“她......正在恢复记忆。”死神严肃道。他示意黑影先将莉娜带出去。

黑百合很有可能会恢复原形,不能让她伤害到莉娜。

觉察到黑影的意图,莉娜挣扎,“不!让我留下来!”

手刃无情落在人类脆弱的后颈上,黑影托住倒下的莉娜,冲死神点点头。

是时候让人类回到属于她的世界里了。

……

【几天后,守望王国皇宫】

失踪多日的莉娜·奥克斯顿女王陛下突然出现在她卧室的床上。

而且毫发无损。

此时女王陛下正靠着窗向外远眺,好像是在看海。

“温斯顿。”

莉娜开口

内务大臣走出,“是的,陛下”

“请帮我把安吉拉叫来。”

“遵命,陛下。”温斯顿弯腰行礼,然后退下。

……

女巫饶有兴致地坐在扫把上,修长双腿裸露在衣袍之外。

“那么陛下,有何贵干?”

莉娜苦恼地扯着头发,说“我不记得失踪那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像装有记忆的瓶子被打碎了,里面的记忆全都飞散不见。

女巫仍然笑着,不知为何莉娜觉得背脊发凉。她忽然有一点后悔来找这个女巫了。也许这是最快的办法,但一定还有其他更加安全的途径。

【有时候忘记是一件好事。】

安吉拉扯下那夸张的尖顶女巫帽,一边说一边从帽子里摸出一瓶黑色的药剂。她轻声念动魔咒,蓝色六芒星法阵在莉娜脚下浮现。

“喝下它吧,【一切】你都会想起来。”

特意把重音放在【一切】二字上,女巫运用魔力把药剂递到莉娜面前。

迟疑了一瞬,女王仰头喝下药剂。

法阵光芒大盛,莉娜开始有点头重脚轻。

【假酒害人】(什么鬼)

头晕目眩加微微耳鸣。

可是莉娜还是听到女巫说。

“你相信世界上有海妖吗?”

信啊,为什么不信。女巫都实实在在站在自己面前了,为什么海妖不能存在呢?

但好像又不是因为这样无聊的原因。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昏沉的大脑不允许莉娜再想更多,她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

女巫看着空无一人的法阵,面色缓缓沉重起来。

貌似,故事要发展到高潮了啊……


———————————————

估计还有几章就结尾了

能写这么多真是不容易

感谢大家

感谢暴雪爸爸

【哈哈】

纠结了半天格式

最后放飞了自我

作者永远是对的

比如黑影总是作死的

出去玩了几天

没有更文真是不好意思

在这里道个歉

鞠躬

鞠躬

鞠躬




寡猎,中篇,诅咒(五)

中篇,【诅咒】,寡猎【四】

大家好我又回来了。

作者永远是对的

比如

【糖会有的,车也会有的】       

  作者坚信着。       

  老铁们走起               

-----我是分割线------

                               

                                   【四】
   
  到了第四天,莉娜才从睡神的拥抱下脱身。

  可是,有谁能告诉她这他妈是哪里啊!!

  “救命”两个字被接下来莉娜所看见的景象给堵在了喉咙里。

  她看见了身旁熟睡的黑百合。

  紫色皮肤的女人双目紧闭,眉头微皱,真是……

  柔弱得让人心疼。

  “居然,真的是你啊。”莉娜伸出手,轻轻覆上海妖冰冷而光洁的额头。

  是上帝听见了我的祈祷吗?

  我终于再次见到你了。

  于是她就悲剧了。

  说是熟睡,其实黑百合是很容易被吵醒的,毕竟她一直都没有什么安全感。

  更别说莉娜的手温热无比,轻而易举地让没什么温度的海妖睁开了双眼。

  “咚”

  这是莉娜被踢下床的声音。

  当然黑百合一直记着房间里有一个人类,一直控制着自己的行为。

  不然莉娜现在可能已经四分五裂,变成碎块了吧。

  “疼疼疼”莉娜苦着脸揉了揉自己摔疼的屁股,抬起头来却看见黑百合忍着笑伸出手来。

  瞬间所有的不满都被吞到了肚子里。

  “真是没用啊,奥克斯顿。”黑百合嘴角划开一个优雅的弧度。

  莉娜不满地轻声嘟囔道:“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我有用没用。”

  海妖自然是擅长于听力的物种,黑百合当然将女孩所抱怨的话语一字不漏地收入耳中。

  刻意压低语调,黑百合努力使每一个从她嘴里吐出的字都带上诱惑味道。

  【那么,我可以试,一,试吗?】

  “咳咳!”莉娜仿佛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她猛烈咳嗽起来。

  “你是认真的吗?亲爱的?”

  黑百合没有回答,只是挑起眉毛,静静望着莉娜。

  金色瞳孔波澜不惊,直直望到了莉娜眼底最深处。

  在这种带有侵略意味的眼光注视下,莉娜不禁有些脸红。

  最后还是海妖打断了沉默。

  “你还要在地上坐多久。”

  黑百合微微偏头,不再与莉娜对视。

  人类这才注意到她还在地上坐着,动作极快的抓住海妖还未收回的手,莉娜用力地……

  ……将黑百合从床上拉了下来。

  f**k

  黑百合没想到人类竟然来了这么一出。

  行行行,这下一人一妖算是都滚过床单了【字面意思】

  莉娜眨眨眼,一脸无辜。

  黑百合眯起眼眸,散发出危险气息。

  “你自找的。”

  原本一人一妖的姿势是这样子的:

  莉娜坐在地上,右手抓着黑百合的左手,背靠墙壁,黑百合跪坐在地上,左腿被夹在莉娜双腿之间。

  于是黑百合顺势跨开大长腿,直接坐在莉娜的腹部,右手撑在墙壁上。

  莉娜被笼罩在黑百合的阴影中,喉头不觉滚动了一下。

  “这是你自找的。”黑百合重复了刚才说的话,瞳孔在逆光处,显得深邃而诱人。

  “那么,就让我来……”

  “试一试吧……”

    海妖直勾勾望着身下被逮捕的人类,笑得人畜无害。

  她金瞳中翻滚着骇人的风暴,莉娜觉得自己像是一叶扁舟,在海妖眼底的风暴中起起伏伏。

  【暴风雨,就要来了】

  “莉娜。”黑百合嗓音变得低沉而嘶哑,法兰西式的口音混合着迷人情欲香味,涌入莉娜的大脑中。

  她说

  【Je veux te manger】

  莉娜硬生生从海妖脸上扯回目光,她不敢再注视那双因充满欲望而更加炙热夺目的眼眸。

  可是她该死的目光不受控制地划过黑百合优雅的下巴,顺着修长的脖颈一路向下,扫过精致的锁骨,跨过起伏的山峰,越过大半平坦的小腹。

  最后停滞在与自己腹部紧紧交合的地方。

  真他妈的诱人。

  黑百合全身上下仿佛没有一处不与性感挂钩,莉娜的喉咙有些发涩。

  海妖嘴角弯起一抹要命弧度,她伸手捧住莉娜毛茸茸的脑袋。

  呵,手感不错。

  手腕发力,迫使莉娜抬头望向她。

  “看着我,Chérie。”海妖给人类下了最后的判决书。

  【你想得到我吗?】

-------------

有没有很不爽的感觉

我不是故意的

相信我【真挚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