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皇@万万岁

爱寡猎

ABO设定
女伯爵黑百合性冷淡
其好友黑影送上的大礼
终于遇上了能让自己发情的omega呢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Night

就就就就是个预告
下个星期正式开始


night
蜘蛛寡/豹猎
ooc严重
请谨慎食用

【森林的夜晚危险无比】

莉娜至今还记得很清楚,妈妈曾告诫过她不要在晚上出门,可当时她尚年幼,听不进去母亲教诲。
幼豹于夜晚离家。
是大而圆的月亮,莉娜漫步森林中,听着鸟与虫的混合交响曲。
当她离家大概半里远时,她看见了令她至今难忘的一幕。
蜘蛛扬起前肢将同类撕扯成两半,筋肉裂开之声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仍旧余音绕梁。蜘蛛埋下头去,一阵血肉翻涌之声。血腥味让莉娜有些想呕吐。
年幼的小豹不经意抬起前爪,皎洁月光之下,好像有一条细细的银白色的丝线颤动了。

进食中的蜘蛛抬起头来,口器上沾满墨绿色的血液,想必是有剧毒。她猩红的复眼锁定了草丛中的幼豹。月光打在她的复眼上,使其呈现出一种红宝石般的光泽。
“你好,幼崽。”
莉娜曾经听妈妈讲过大海里的海妖塞壬的故事,她觉得可能海妖的声音也就不过如此吧。
多么迷人心智。
莉娜不知所措,她前爪还停在半空中,不知是否该放下。恐惧使她颤抖,可那声音迷住了她,使她莫名想要靠近这位蜘蛛小姐。
是大而圆的月亮啊。
莉娜仿佛对这位杀手一见钟情了。
靠近她吧靠近她吧靠近她吧
“他,是你的,你的......”莉娜的声音颤抖着。
蜘蛛女士接过她的话
“......同类。”蜘蛛说,其实答案可以更具体一点。
那是她的丈夫。
莉娜闭上嘴,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蜘蛛化作人形,身型高挑修长。
“会化形吗?”蜘蛛幽蓝的身躯在月光下泛着玉石般的光,莉娜看入神了。
蜘蛛见莉娜不说话,向前走了几步,慢慢逼近莉娜。
莉娜看见蜘蛛走过来。
那是像在画里的情节。
幼豹的身躯渐渐缩小,皮毛变幻做皮肤。只是尾巴和耳朵因为尚且年幼不能化形完全。
不过这样也好,很可爱
蜘蛛口中仿佛发出了一声轻笑。
下一秒莉娜就被蜘蛛早就设好在草丛中的蛛网包裹住,挂在半空中。
蜘蛛得意的欣赏着自己的作品,她迈开长腿,走到莉娜面前,将手伸进网里,附上幼豹还未发育完全的乳房。
莉娜在网中挣扎。




只能说
车会有的
糖会有的
刀子自然也是免不了的


——by 总是作死的吾皇

中篇,寡猎,[诅咒][八:完结]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其实有he结局,想看的评论吱一声

   好吧,就这样

  终于写完了这个中篇,其实我觉得更像短片

  以前总是看别的大大写文,真的到自己动手却发现这件事真的不容易。

  在这里向所有产粮的人表示感谢

  [鞠躬]

  谢谢你们为这对cp贡献这么多

  真的,很感谢

  作者永远是对的

  比如,所有大大都很辛苦






  至高神的命令,他的下属神祗无法抵抗

  关于毁灭人界的想法,主创造的至高神与主毁灭的至高神意见不一,于是神界彻底分裂。

  至此,战火在神界弥漫开来。

  [神界与人界交汇之处]

  黑百合站在人界入口处,她看见一道蓝光飞闪而来。

  那是猎空。

  “我们输了。”黑百合面无表情的陈述着事实

  猎空苦笑,对,他们输了,而败者没有资格继续留在神界。

  猎空想伸出双手抱抱黑百合,可是手臂似有千斤重,无论如何她也抬不起来。

  但是黑百合却主动抱了她。

  熟悉的淡香再次萦绕在猎空鼻翼间,她踌躇一瞬,最后还是将一双手环绕在黑百合腰间。

  “永别了。”黑百合开口道。

  刺痛开始在心脏,顺而一点一点蔓延到全身。

  “你…!咳咳……”猎空咳出血沫,满脸难以置信。

  锋利匕首刺穿了她的心脏。

  血色法阵在匕首刺穿处展开,猎空想要回溯时间却被封印了能力。

  黑百合附身咬住猎空的耳朵,犬齿磨蹭着耳垂,像是在与猎空耳鬓厮磨。

  “你死了,她会很伤心吧。”金色瞳孔被血红取代,黑百合身周围绕着一圈黑气。

  猎空大吼:“你不是她,你是谁?!”

  黑百合将刺入猎空心脏的匕首又往深处捅深了一点。

  “嘘”她笑得疯狂,“我啊,叫做戮,杀戮的戮。”

  黑气渐渐散去,黑百合脸上狰狞凝固,然后转化成错愕与愤怒。

  她看着沾满猎空鲜血的双手,泪水止不住的滑落。

  “别哭。”

  猎空说。

  “其实这样也好,你肯定能记住我一辈子了。”

  血液浸开来。

  “可是我很贪心的,你能记住我久一点吗?”

  黑百合紧紧拥住猎空,嘴唇咬出血来。

  “不能,你不在就不能。”

  所以别死啊,你信不信你一死我就去勾搭其他人,所以

  “别死…”

  猎空哈哈笑了两声,抬起手想掐一下黑百合的脸,可是该死的她使不上力。

  “我要让你永远都忘不了我,让你带上我的印记。”

  “我诅咒你。”

  猎空吻上黑百合,血腥的味道在两人口腔之中扩散开来。

  ……

  [现在,黑爪]

  黑影手指舞动,想要使用法术。

  戮笑容满面,血红色光芒斩断了黑影的手臂,鲜血喷涌而出。

  黑影吃痛大叫,死神闻声而来,甩出一道化影术在黑影断臂处。然后他幻化出地狱火,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黑百合的后背。

  “你疯了吗?!”死神愤怒道,“黑百合!”

  黑百合转过身来面对死神,血红瞳孔内含嘲讽,她开口道:“看来你不记得我了,死神。是人界的安逸使你忘记了我们的使命吗?”
 
  死神双手颤抖,在至高神的威压之下,他几乎握不紧枪把。

  “戮!”咬牙切齿地唤出藏匿在黑百合皮囊之下的神的名号,死神的怒火快将他理智烧毁。

  可是他无法开枪,该死的神界法则控制了他的身体。

  戮咧开嘴,狰狞的笑容在黑百合脸上显得扭曲而违和。

  “只要杀了那个时间之神的转世,夺取了操控时间的力量,我就能扭转时间回到过去,然后毁灭人界!”

  戮颤抖着,重回神界的欲望是如此强烈。她是多么想要拿回自己的力量,然后称霸神界。

  “诅咒,就要灵验了。”

  狂笑声中,高挑身影消失。

  [暴风雨,就要来临了。]

  ……

  [守望王国,皇城]

  猎空坐在窗台上,她望着海上黑压压的乌云,露出担忧的神色。

  她来了。

  “你好啊,时间之神。”

  法兰西口音仍然熟悉,可是那种近乎疯狂的语气是在陌生。其实也不算陌生,当年在神界也算听过不少。

  猎空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

  黑百合身着黑色长裙,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发挥的淋漓尽致。

  她还是一样漂亮。

  “贵安,戮冕下。”

  戮走近猎空,专属于黑百合的香味又充斥在猎空鼻间。戮打开怀抱,然后拥猎空入怀。

  “真是,似曾相识的场景。”戮感叹一声,一道寒光出现在她手里。

  “准备好实现你自己的诅咒了吗?”

  猎空闭上双眼,虽然她知道眼前这个人不是真的黑百合,可是她仍然把头搁在那人肩上。

  真是自私而贪婪。

  明明知道这只是一副皮囊,却还是如此沉醉。

  “去死吧。”戮咬住猎空耳垂,举起了匕首。

  [利刃刺入皮肉的声音。]

  猎空闭着眼睛,却没有感到疼痛。

  [匕首落地的声音]

  猎空感到腹部一阵温热,她睁开眼睛,黑百合嘴角带着血。

  [黑百合的声音]

  “别哭。”

  黑百合说。

  紫色光刃刺穿了她的心脏,黑百合在最后一刻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血液浸透她的衣裙,然后沾到猎空衣物之上。

  [不管你是猎空还是莉娜对我来说都一样。因为我知道,你就是你。]

  无论怎么转世,都不会变。

  猎空抱住黑百合,不让她摔倒。

  “别说话了,你不是最嫌我吵了吗?!你现在怎么也这么多话!”

  黑百合眯起眼睛,抬手附上女孩的脸。

  “因为有些话不说,会后悔。”

  猎空觉得右手有些异样,抬起来看时,她呆住了。

  一枚戒指赫然出现在她无名指上。

  “原谅我,我比你还要自私。”

  [所以,嫁给我吧。]

  那只本就冰冷的手开始失了仅有的温度。

  [答应我。]

  猎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所以不要死,好不好!”

  黑百合嘴角牵起一抹满足的微笑。

  海妖化作金色光点,一点一点消失在女孩怀里。

  女孩跪在地上,双手掩面,哭得声嘶力竭。

  [死不可怕,只是一场长眠。]

                                            [end]





  诅咒终于完结了

  撒花 撒花

  感谢所有喜欢这篇的人

  感谢暴雪爸爸

中篇,【诅咒】,寡猎,【七】

这章写得我心好痛哦

真的

好痛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

作者永远是对的

比如

我也不知道最后到底是什么结局了

个人偏向be







———所剩时日不多的分割线————






【她看见在时间的缝隙里,那个人与她背影相对。】

莉娜惊疑地看着面前与自己长相一样的人。可是那人气质与她截然不同,她坐在一张老旧藤椅之上。手中捧着一本精装硬壳书。莉娜看见那人眼眸中刻印着沧桑,与孤独。

那人似是发现了她,从书本中抬起头来。

“啊......你来了。”猎空合上手中书本,站起来对她微笑道。

莉娜眨了眨眼,她说“安吉拉送我来的。”

真奇怪,这个人应该不认识安吉拉才对,可是她眼中像是露出了了然的神情。

猎空点点头,手臂抬起,一张椅子凭空出现在莉娜身后。

示意莉娜坐下,猎空问道:“所以你来到这里,是想知道什么?”

猎空目光如刀,搞得莉娜有些不知所措。

“我猜,是关于她的吧……”

和自己完全相同的声音回荡在这片空旷殿堂。在莉娜听来,她像是在自言自语,有那么几分可笑。

猎空垂下眼帘,低声念出那个名字。如同赞颂圣歌般神圣,却又如同有着深仇大恨般咬牙切齿。

【黑百合】

莉娜猛的一怔。

这个名字,她好像在哪里听过。

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莉娜脖颈上缓缓浮现出一个骷髅图案,猎空轻笑,这个图案她很熟悉不是吗?

黑,影.

......

黑百合看着自己的手掌。

虚幻而透明。

曾经它们上面沾染着那个人的血。

那个,很重要的人。

女孩空洞的瞳孔和她空洞的心脏还历历在目,她沾血的嘴唇看起来鲜红诱人。

“你动摇了……”

声音源自于她自己。

“必须杀掉她!”

黑百合思绪万千,她记得曾经有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它靠在自己肩头。

可是,如今它在哪里呢?

她,好像想起来了……

【猎空】

时间的神祗,她的

【爱人】

破碎的瓶子被一块块拼装在一起,丢失的记忆回到了她的脑海。

黑百合轻声呼唤着久违的名字——

【猎空】

血红色侵蚀了金瞳,她说

“我要杀了她。”

黑影靠在墙后,眉头皱成川形。

【她到底是谁?】

“你是在说我吗?”黑百合突然出现在黑影面前,伸出手扼住她的咽喉。

黑百合粲然一笑。

“我的名字叫做——”

【戮】

【令她反感的,远不是世界的丑陋,而是世界所戴的漂亮面具。】

九世之前,神界

“人性本善,我们只要多加疏导,他们总会改正的!”猎空义愤填膺道,她抓着黑百合肩膀的手越发用q力,掐的黑百合生疼,“不一定要毁灭人界不是吗?!”

她多希望眼前的人能听从她的观点。

可是,黑百合只是皱眉,肩上的疼痛让她变得烦躁起来,她拍开猎空的手,语气冷漠“没用的,人类的劣性根他们摆脱不了。”

虚伪,贪婪,他们微不足道却如此傲慢,他们无药可救!

猎空怔怔地看着自己被拍开的手。

她试过无数次,可是为什么无论她如何劝说,黑百合就是不肯回心转意呢?

“毁灭不能解决一切!”猎空攥紧拳头,“就不能想想其他办法吗?!”

黑百合脸色冷硬如生铁,就如同她的决心。

“对不起,时间之神。”

“戮已经下达了死令,你知道我无法抗拒她。”黑百合金瞳之中跳动着冷漠。

【必须毁灭人界。】

猎空全身紧绷。

呵,时间之神。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需要用名号来称呼彼此。

她抬起头。

“那我们,就彻底成为敌人吧!”

棕色眼眸与金色眼眸对望。

可是再没有往日的默契与爱意。

她们之间,只剩下冰冷的绝望和无法修补的裂痕。

猎空转身,无言离开。



寡猎、中篇、【诅咒】【六】

我开始动摇he的决心了

是不是悲剧好一些呢?

作者永远是对的

比如寡猎永恒


—————完美的分割线——————




【我越是逃离,却越是靠近你,我越是背过脸,却越是看见你,我从你开始,我在你结束】

......



黑百合从床上坐起。

她又一次做了噩梦,那个她似曾相识的噩梦……

双手沾满鲜血,她茫然无措。

面前的人模糊了脸孔,但是她确信,手上鲜血源于这个幻影般的人。

鲜红一点一点爬上她身体,如浪潮将她吞没。

真是,很难受……

“亲爱的?”莉娜不知何时醒来,女孩的声音把黑百合拉回现实。可是眼前莉娜透亮棕眸与梦中那人的渐渐重合起来。

她开始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莉娜看着黑百合,现在的她就如同那天自己醒来时看到的那样。

柔软得让人心疼。

却又如此美丽,似乎一碰就碎。

莉娜的手不自觉抚上海妖脸庞,那温热使黑百合一怔。

好像,从前也有人这样对她。

曾几何时,曾几何时……

黑百合觉得眼前都是刺眼的白。

穿戴长袍的女孩躺在她怀里,全身都是触目惊心的红。

猎空伸出手来,磨蹭着黑百合的脸,手上血迹沾染在黑百合脸上。

“别哭。”

猎空说。

可是泪腺不受控制的分泌着恐惧,震惊与心疼。

混合起来,就叫做眼泪。

“时间能够使人忘记痛苦,但是,咳咳......”

猎空咳起来,血液参杂着唾液不断从她嘴角溢出。

“但是,我并不想用时间来治愈一切......”

那只温热的手渐渐冰凉。

“我诅咒你……”

猎空面色红润起来,黑百合知道,这只是回光返照。

“你爱的人,世世轮回,都将死于你手……”

猎空抓住黑百合的手放在自己心脏处。

那里只有一个还在往外溢血的大洞。

“就像,你杀了我一样。”

她用尽最后力气朝黑百合微笑。

彻底冰冷的手无力垂下。

【时间......】

词语不受控制地从黑百合嘴里脱逃而出,海妖颤抖起来,而后剧烈的疼痛在海妖大脑深处蔓延开来,仿佛要将她的大脑撕裂成两半。

“啊啊啊啊啊——”

黑百合抱住脑袋,失控地吼叫。

死神和黑影闻声而来。

“她......正在恢复记忆。”死神严肃道。他示意黑影先将莉娜带出去。

黑百合很有可能会恢复原形,不能让她伤害到莉娜。

觉察到黑影的意图,莉娜挣扎,“不!让我留下来!”

手刃无情落在人类脆弱的后颈上,黑影托住倒下的莉娜,冲死神点点头。

是时候让人类回到属于她的世界里了。

……

【几天后,守望王国皇宫】

失踪多日的莉娜·奥克斯顿女王陛下突然出现在她卧室的床上。

而且毫发无损。

此时女王陛下正靠着窗向外远眺,好像是在看海。

“温斯顿。”

莉娜开口

内务大臣走出,“是的,陛下”

“请帮我把安吉拉叫来。”

“遵命,陛下。”温斯顿弯腰行礼,然后退下。

……

女巫饶有兴致地坐在扫把上,修长双腿裸露在衣袍之外。

“那么陛下,有何贵干?”

莉娜苦恼地扯着头发,说“我不记得失踪那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就像装有记忆的瓶子被打碎了,里面的记忆全都飞散不见。

女巫仍然笑着,不知为何莉娜觉得背脊发凉。她忽然有一点后悔来找这个女巫了。也许这是最快的办法,但一定还有其他更加安全的途径。

【有时候忘记是一件好事。】

安吉拉扯下那夸张的尖顶女巫帽,一边说一边从帽子里摸出一瓶黑色的药剂。她轻声念动魔咒,蓝色六芒星法阵在莉娜脚下浮现。

“喝下它吧,【一切】你都会想起来。”

特意把重音放在【一切】二字上,女巫运用魔力把药剂递到莉娜面前。

迟疑了一瞬,女王仰头喝下药剂。

法阵光芒大盛,莉娜开始有点头重脚轻。

【假酒害人】(什么鬼)

头晕目眩加微微耳鸣。

可是莉娜还是听到女巫说。

“你相信世界上有海妖吗?”

信啊,为什么不信。女巫都实实在在站在自己面前了,为什么海妖不能存在呢?

但好像又不是因为这样无聊的原因。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昏沉的大脑不允许莉娜再想更多,她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

女巫看着空无一人的法阵,面色缓缓沉重起来。

貌似,故事要发展到高潮了啊……


———————————————

估计还有几章就结尾了

能写这么多真是不容易

感谢大家

感谢暴雪爸爸

【哈哈】

纠结了半天格式

最后放飞了自我

作者永远是对的

比如黑影总是作死的

出去玩了几天

没有更文真是不好意思

在这里道个歉

鞠躬

鞠躬

鞠躬




寡猎,中篇,诅咒(五)

中篇,【诅咒】,寡猎【四】

大家好我又回来了。

作者永远是对的

比如

【糖会有的,车也会有的】       

  作者坚信着。       

  老铁们走起               

-----我是分割线------

                               

                                   【四】
   
  到了第四天,莉娜才从睡神的拥抱下脱身。

  可是,有谁能告诉她这他妈是哪里啊!!

  “救命”两个字被接下来莉娜所看见的景象给堵在了喉咙里。

  她看见了身旁熟睡的黑百合。

  紫色皮肤的女人双目紧闭,眉头微皱,真是……

  柔弱得让人心疼。

  “居然,真的是你啊。”莉娜伸出手,轻轻覆上海妖冰冷而光洁的额头。

  是上帝听见了我的祈祷吗?

  我终于再次见到你了。

  于是她就悲剧了。

  说是熟睡,其实黑百合是很容易被吵醒的,毕竟她一直都没有什么安全感。

  更别说莉娜的手温热无比,轻而易举地让没什么温度的海妖睁开了双眼。

  “咚”

  这是莉娜被踢下床的声音。

  当然黑百合一直记着房间里有一个人类,一直控制着自己的行为。

  不然莉娜现在可能已经四分五裂,变成碎块了吧。

  “疼疼疼”莉娜苦着脸揉了揉自己摔疼的屁股,抬起头来却看见黑百合忍着笑伸出手来。

  瞬间所有的不满都被吞到了肚子里。

  “真是没用啊,奥克斯顿。”黑百合嘴角划开一个优雅的弧度。

  莉娜不满地轻声嘟囔道:“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我有用没用。”

  海妖自然是擅长于听力的物种,黑百合当然将女孩所抱怨的话语一字不漏地收入耳中。

  刻意压低语调,黑百合努力使每一个从她嘴里吐出的字都带上诱惑味道。

  【那么,我可以试,一,试吗?】

  “咳咳!”莉娜仿佛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她猛烈咳嗽起来。

  “你是认真的吗?亲爱的?”

  黑百合没有回答,只是挑起眉毛,静静望着莉娜。

  金色瞳孔波澜不惊,直直望到了莉娜眼底最深处。

  在这种带有侵略意味的眼光注视下,莉娜不禁有些脸红。

  最后还是海妖打断了沉默。

  “你还要在地上坐多久。”

  黑百合微微偏头,不再与莉娜对视。

  人类这才注意到她还在地上坐着,动作极快的抓住海妖还未收回的手,莉娜用力地……

  ……将黑百合从床上拉了下来。

  f**k

  黑百合没想到人类竟然来了这么一出。

  行行行,这下一人一妖算是都滚过床单了【字面意思】

  莉娜眨眨眼,一脸无辜。

  黑百合眯起眼眸,散发出危险气息。

  “你自找的。”

  原本一人一妖的姿势是这样子的:

  莉娜坐在地上,右手抓着黑百合的左手,背靠墙壁,黑百合跪坐在地上,左腿被夹在莉娜双腿之间。

  于是黑百合顺势跨开大长腿,直接坐在莉娜的腹部,右手撑在墙壁上。

  莉娜被笼罩在黑百合的阴影中,喉头不觉滚动了一下。

  “这是你自找的。”黑百合重复了刚才说的话,瞳孔在逆光处,显得深邃而诱人。

  “那么,就让我来……”

  “试一试吧……”

    海妖直勾勾望着身下被逮捕的人类,笑得人畜无害。

  她金瞳中翻滚着骇人的风暴,莉娜觉得自己像是一叶扁舟,在海妖眼底的风暴中起起伏伏。

  【暴风雨,就要来了】

  “莉娜。”黑百合嗓音变得低沉而嘶哑,法兰西式的口音混合着迷人情欲香味,涌入莉娜的大脑中。

  她说

  【Je veux te manger】

  莉娜硬生生从海妖脸上扯回目光,她不敢再注视那双因充满欲望而更加炙热夺目的眼眸。

  可是她该死的目光不受控制地划过黑百合优雅的下巴,顺着修长的脖颈一路向下,扫过精致的锁骨,跨过起伏的山峰,越过大半平坦的小腹。

  最后停滞在与自己腹部紧紧交合的地方。

  真他妈的诱人。

  黑百合全身上下仿佛没有一处不与性感挂钩,莉娜的喉咙有些发涩。

  海妖嘴角弯起一抹要命弧度,她伸手捧住莉娜毛茸茸的脑袋。

  呵,手感不错。

  手腕发力,迫使莉娜抬头望向她。

  “看着我,Chérie。”海妖给人类下了最后的判决书。

  【你想得到我吗?】

-------------

有没有很不爽的感觉

我不是故意的

相信我【真挚的眼神】
 

中篇,【诅咒】,寡猎【三】

突然发现我的文笔真的差到一种程度,想写出寡猎那种暧昧的感觉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靠(#‵′)靠
算了
糖会有的,车也会有的
作者坚信着

-----------还是分割线---------

                                   【三】

  死神的门被敲响了。

  “谁?”亮出爪子,动作流畅,毫不犹豫。

  “boop”

  妈的黑影。

  死神暗骂一声,却还是走过去开了门。

  黑影笑看死神,那个充满【谐】气息的面具男身上正不断有杀气溢出。

  仿佛说着“有话快说,没事就滚。”

  该死,他心情不好吗?

  死神心情确实不好。

  刚才用传影石监(tou)视(kui)杰克时居然看见了那个女人,然后那个女人还对他露出了该死的微笑。

  安吉拉•齐勒格,隐居在黑森林里的女巫。可是为什么他会出现在杰克的房间里啊。

  她压根就不该出现在人类皇宫里吧!

  黑影本该此时嘲讽死神两句,奈何她实在是没有那个心情。

  “现在不是干这些乱七八糟事情的时候!”黑影皱眉,语气严肃。

  “现在那个女孩你也看见了,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关于黑百合身上的【诅咒】,你比我要清楚的多不是么。

  “……黑百合,不记得她。”死神被面具遮住的脸看不出神情,但微微颤抖的语气还是暴露出了这个男人的感情。

  “这是一个无法被破除的诅咒。”

  “与每一世的她相遇,却一次……又一次地杀掉她。”

  生生世世的轮回,生生世世的痛苦。

  “诅咒的终点,是死亡。”

  “如果这一世黑百合又将那女孩杀掉……”

  那么她们的灵魂将一起,烟消云散。

  ……

  女巫冷笑着,她抱着双臂,盯着眼前面红耳赤用力辩解着的侍卫。

  “……安吉!我真的不是故意不来找你,我只是…安吉…那个……”法芮尔语无伦次,凌乱的句子偏偏就是组不成完整的句子来让爱人相信,并且原谅她。

  “是啊…”女巫语气染上落寞,“我们的侍卫小姐可忙了。”

  “但凡找我都是为了公事呢…”

  安吉拉微微嘟起嘴,眼眸朦胧,脸上挂着淡淡的自嘲。

  “…安吉,别哭,哦别哭。”

  侍卫最见不得爱人梨花带雨,连忙手忙脚乱地哄着金发女人。

  可是金发女巫岂是省油的灯,她扑进侍卫怀里,也不说话,只是微微哭泣。

  老娘简直要被自己的演技折服了,哈哈哈哈!

  -by,女巫内心

  【我保证】

  法芮尔声音有力。

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心,侍卫突然伸手环抱住女巫,神色肃穆。

  【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无论何时】

  【只要有你的地方】

  【我都会存在】

  【以法老之鹰的名义起誓】

  “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了。”
 
  法芮尔在女巫额上落下一吻。

  没想到一个玩笑竟然换来一个郑重的承诺,安吉拉有点懵逼。

  可是法芮尔眼中的庄严与爱意不像是在开玩笑。

  【我保证】

  【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无论何时】

  【只要有你的地方】

  【我都会存在】

  【以黑暗女巫的名义起誓】

  女巫抬起头,吻上爱人的唇。

  ……

  半藏紧缩着眉坐在屋顶上。

  已经三天了,整个皇城被士兵翻了个底朝天,可是完全没有奥克斯顿女王的影子。

  “黑爪”

  半藏吐出两个字,缓缓叹了一口气。

  “哥哥。”

  源氏站在半藏背后,望着自家兄长愈见消瘦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轻轻坐在哥哥身边,如同往常那样。

  【我会为你斩去一切烦恼。】

  源氏将头靠在半藏肩上,以微不可察的音量说。

  ……

  所以,我们的女王陛下到底在干什么呢?

  【在黑百合的床上睡得正香】

  【跟黑百合一起】

  字面意思字面意思字面意思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好不容易带其它西皮玩了

真不容易

所以继续加油😊

 
 

中篇,【诅咒】,寡猎【二】

心心念念的百合啊。

我只能用我有限的文力,来描绘她们无限的感情了。

至于除寡猎外的西皮,我表示会考虑。

糖会有的,车也会有的。

作者坚信着。

--------仍然分割线--------

                       【二】

  【接上】

  【她是,我的】

  狂鼠脸上一贯嚣张的神色不见,他皱眉。没有想到这位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无意冒犯。”狂鼠紧紧抓住路霸“这个女孩来历不凡,我们必须带她回去。”

  【一句话,我不喜欢说两遍。】

  那个女人终于现出了身形,精致的面容隐藏于头盔之下,凹凸有致的身体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平坦的小腹下连接的却是八条可怖的蜘蛛腿。

  狂鼠瞳孔收缩,身体微微颤抖,上位者的气息快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黑百合手指勾起,先前斩断路霸触手的紫光再次出现。如猫般乖顺地游走在黑百合身边。

  “我……”狂鼠还未将说辞吐出,紫光一闪,瞬间出现在他的眉心处。

  ……

  [海面]

  “f**k!”狂鼠用力揉搓着自己的脸,“那女人太不讲道理了!”

  路霸扬起触角,狠狠拍打水面,很有人性地为狂鼠出气。

  “让皇家的人自己去找吧!”狂鼠捏着下巴,扯出一抹阴险的笑容。

  轻轻拍两下路霸的头,驱使他向海滩游去。

  ……

  士兵长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时不时停下来看看桌子上的信。

  就在今天早上,有士兵将信送到他这里来。

  [真是奇怪呢,长官。]

  [整片海滩都是这封信。]

  士兵长望着平静的大海,目光严肃而凝重。

  【奥克斯顿女王在海妖黑爪手里】

  信上的笔迹凌乱不堪,让人怀疑其内容的真实性。

  守望王国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关于黑爪的传说,它形态多变,无恶不作,很少到海面上来,但每次到海面上来都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简直是让人闻风丧胆,连续三年蝉联守望王国最吓人怪物第一名。

  士兵长眉头紧皱,大声喝到:“集合一队人马,海上搜寻女王陛下!”

  士兵得令,退下。

  [你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

  岛田半藏怀抱家传的弓箭,坐在窗台上。

  你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是吗?

  关于,那个【诅咒】。

  士兵长垂下眼帘,淡淡说道。

  [但我总得试试]

  ……

  【深海:黑爪据点】

  黑百合凝视着年轻女孩的脸。

  睫毛长而翘,在她白皙的脸上投下淡淡阴影,鼻梁高挺,雀斑不太明显,但更显可爱。

  目光被女孩娇嫩的嘴唇所吸引,仿佛那是一块磁铁,将黑百合牢牢扣住。

  味道应该很好吧,黑百合想。

  她的血,她的肉,她的骨头,她的心脏。

  真是想,吃干抹尽啊。

  “boop”熟悉而讨厌的嬉皮语调响起,“小蜘蛛带回来了好香的东西~”

  黑百合将目光从莉娜脸上扯开,抬头望向黑影。

  随手取下自己身上的斗篷,盖在莉娜身上,她抓回来的,当然是她的。

  既然是她的,那就没有必要给这两个人看到。

  看一下,都不行。

  黑影也不打断紫色皮肤高挑美人的动作,她只是脸上带着微笑静静看着。

  “想都别想。”黑百合狠狠一个眼刀。

[我能感受到……凛然的正气,真是令人讨厌的香味]死神嘶哑的声音像是用刀切割人的耳膜。

  黑影歪歪头,托着下巴,想了好一会儿。

  “很眼熟啊。”得出结论。

  “莉娜•奥克斯顿,头顶上那个王国的女王。”简单的为莉娜做了介绍,居然是出自一向不问世事的黑百合之口。“我的,猎物。”

  自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可口的女孩,就一直想要她。

  暗中观察,处处打听。

  这对黑百合来说太过罕见了,如此热烈的感情,不可能出现在这个被诅咒的怪物身上不是么?

  黑影悄悄地做了个手势,示意死神先撤。

  “那么,你自己处置她吧。”黑影挥挥手,“Au revoir”

  黑百合兀自盯着那个熟睡的女孩,没有理会黑影和死神的离开。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我诅咒你!你爱的人世世轮回,都将死于你手……】

  【就像……】

  【你杀了我那样。】

--------------分割线--------------

本片只是中篇,作者没有大纲什么的。

乱写呵呵

一不小心搞成短篇也是有可能的

只能保证不坑吧

请多指教

作者QQ:764440930

同好的亲们可以加一下,记得备注寡猎

谢谢亲们

【鞠躬】

中篇,【诅咒】,寡猎【一】

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私设多,文笔渣
车会有的,糖会有的,我是亲妈谢谢。
不定期更新,作者学生党

那么我们走::>_<::

------------我是分割线------------

                                 【一】

  [被神诅咒的妖怪,以人类的气息为食]

  ……

  暴风雨又要到来了。

  渔人抬头望着阴沉的天,黑压压的乌云内酝酿着狂暴的雷霆。狂风撕扯着帆,恶狠狠地玩弄着无助的渔船。

  渔人蜷缩在斗笠之中。

  不远处的海面,黑色的身影如同划过天空的流星,一闪即逝。

  ……

  [守望王国:皇城]
 
  热闹的集市上人头攒动,商贩熙熙攘攘的挤满了整条街。相识的人们大声讨论着王国的八卦,比如海妖。

  “前几天的暴风雨知道吗?据说有人在海边看到了海妖!”

  “谁信啊,那种生物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吧!”

  “切,不信算了。”

  还有就是出逃的女王陛下了。

  “奥克斯顿女王又跑出城堡啦!”

  “对呀,卫兵们现在正寻找陛下呢,据说提供消息的人有重赏!”

  听见重赏两个字,莉娜拉了拉帽子,让宽大的斗篷帽能够遮住她大部分脸。

  轻轻嘟囔了一声,莉娜抽身向城外走去。

  ……

  莉娜•奥克斯顿,今年22岁,是皇室的女王,也是最让士兵长杰克最头疼的人。

  作为一位女王,莉娜绝对可以去竞选“逃出皇宫次数最多女王”(如果有这个奖项的话)然后用她76次的记录傲视群雄。

  “温斯顿,动作快,我们必须马上找到女王陛下!”士兵长咆哮着。

  暴风雨,就要到来了。

  ……

  [浅海]

  失踪的莉娜•奥克斯顿女王正穿着三点式泳衣躺在冲浪板上享受阳光。

  说实在的,谁愿意一天到晚扯着一张严肃的像死人的脸待在那个不见天日的皇宫里呢?

  那里只有士兵长的“不能做这个,也不能做那个”,啊还有岛田半藏公爵的“女王请严肃一点!”
 
  妈的我只是个22岁的花季少女啊,怎么能这么被摧残。

  真是越想越烦躁,莉娜伸出手遮住头顶晃眼的阳光,任海风带她思绪纷飞。

  异变突生。

  [人类…]低沉而含糊不清的声音从海面下传来。

  莉娜坐起身,她看见一个巨大的生物从海里浮起,激起铺天盖地的巨浪奔涌。

  [离开这里,人类。]

  与那个低沉声音截然相反的尖细声音如雷般涌进莉娜的耳朵,声音之响几乎把莉娜耳膜震破。

  雄伟的怪物挥动八只触手,那赫然是一只硕大无朋的八爪章鱼。

  在那怪物头顶之上,头发冒着火的高瘦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莉娜。

  “你们,你们就是传说中的海妖!”莉娜想起之前在集市上听闻的话,兴奋到跳起来。

  于是她悲剧了。

  就算挥舞双手也不能保持平衡,莉娜重心不稳的摇晃了几下,最后扑通一声落入了水中。

  水性很好的莉娜没有想到平静的海面之下是如此凶险。

  路霸的触手搅得海水翻涌,莉娜被一股吸力扯着飞快下沉。

  狂鼠拍了拍身下的路霸,道:“下去救人”

  路霸听话的下潜。

  别看路霸身形庞大,他在水中灵活地游动着,一点不显笨重。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他就追上了下沉的女王。

  八条触手中伸出两条,将莉娜抓住。

  紫光深邃,仿佛来自遥远的亘古,看似纤细的光芒却轻而易举地将路霸粗壮的触手斩断。
 
  血液扩散开来,将周围海水染成一片猩红。

  几条鲨鱼循着血腥味而来,目光呆滞的在海中绕圈,但不敢靠近。

  [放下她]

  美好的女声混合着法兰西的味道,伴随紫光到来。

  那话语中,藏着的是无穷无尽的,冰冷风暴。

  【她是,我的】